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考试资讯

[在哪里找毒友]班里好多那些毒友

考试资讯日期:2021-08-20点击:0

[在哪里找毒友]班里好多那些毒友

有吧!被遇见过,不过只要有恒心应该是没问题的。首先和那些毒瘤断绝关系,然后戒掉,最后好好学习天天向上,要对自己有信心,可以言传身教个更多像你一样的人

[在哪里找毒友]包头市戒毒所在哪里

唉,如果真正想戒尽量不去这些场所,结识毒友,沾染恶习陋习,学会失败,甚至导致性格人格发生适应性改变,以后更难了,自己离开当地戒更好些,这些场所网络直接查询网页就可以知道详细地址、电话等信息了

[在哪里找毒友]只要坚决不接触毒品

真正要戒,好些方法是告诉家人,共同努力帮助其戒,先身体脱毒,必要时专门药物辅助过度,或者去医院治疗,后心瘾调整治疗,能够离开涉毒圈子环境系统治疗心瘾更好些,戒后亲友关注尿检监督,也许可以戒掉的,只是特别需要时间和方法一步步做到才行。

毒能戒,毒难戒!难在戒毒人员自己选择要彻底戒,想戒的朋友难在找到属于自己的方法和能力;能够找到的也缺乏科学的方法对这种能力进行激励和强化!

如果本人做不到,则难在家人缺乏科学的方法和能力替代其做到;如果本人和家人都做不到,那么结果(非死即囚、非疯即囚)也就注定了。

[在哪里找毒友]哪里有少年戒毒所

少年的话,最好在家人的帮助下自己戒,而不是去这些场所,结识毒友,沾染恶习陋习,学会失败,今后更难了,家人可以促使甚至替代做到的,先身体脱毒,后离开涉毒圈子环境学习生活工作,接受系统的心理干预治疗,戒后亲友关注督促,还是可以戒掉的

[在哪里找毒友]送到强制戒毒所戒毒会不会接触那些毒友变得更坏

关键是看自己的内因坚定不坚定。戒毒所会有很大的毒瘾者,只要你不去与他们交心,不和他们交友,就无所谓。

[在哪里找毒友]全国有多少人戒毒成功

从吸毒者到戒毒所工作人员,武汉市一位名叫彭斌的吸毒者历时10年,终于走出毒品泥潭,重返社会。彭斌说:“戒毒使我从地狱回到人间,重新体会到了做一名普通人的幸福与快乐”。

百万家产化作缕缕轻烟彭斌,湖北武汉人,1969年出生,曾做过国企职工、私营企业老板、酒店副总,干过贸易、出租、建筑工程等行当,目前是汉口某戒毒所一位从事戒毒推广的工作人员。

彭斌1993年开始吸毒,2002年成功戒毒,10年的吸毒、戒毒,使彭斌对毒品有着一种刻骨铭心的痛苦记忆。

谈起这段经历,彭斌仿佛进入了一场恶梦:第一次接触毒品是1993年。当时公司派我到深圳出差,有一天,我得了感冒,住在同房间的一位朋友告诉我不用吃药,吸食白粉可以缓解。

当时对毒品的认识浅,对白粉没有戒备心理,再加上好奇,不清楚这个东西会戒不掉,便吸了一次,感觉很舒服,感冒也好了。

后来,随着次数的增多,开始上瘾,慢慢发展到主动去找别人买毒品。特别是在1996年,自己做生意不顺利,心情不好,加上当时身体有伤,腿摔坏了,就开始大量求助于毒品,瘾越来越大。

那时,感觉白粉简直就是万能的,不但能够缓解肉体的疼痛,而且还会让一个人暂时忘却精神的痛苦。做生意的时候,最高峰时我有近200万元存款,还有一辆老式的奔驰车。

但自与毒品沾上后,便再也无心做生意,脑子里整天想的就是毒品,坐吃山空,存款、车子等慢慢地都变成了毒资,化作一缕缕轻烟烧光了,家里人怎么劝也没有用。

“戒毒成了我人生最大追求”到1998年,我已经完全离不开毒品了,什么事情都依赖它。但随着对毒品了解的越来越多,我心里开始对毒品产生了一种恐惧,与日俱增。

每当清醒的时候,我就想,我还年轻,人生不能就这样沉沦下去。此时,多年的积蓄已挥霍殆尽,我开始醒悟,想戒毒。

最早是在家里偷偷地戒。记得第一次是请一位大医院的教授配药,在家里治疗,效果不好。后来,我就自己到药店买戒毒药品吃。

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,我尝试过了数不清的戒毒药。当时只要市场上有的戒毒药,像福康片、安君宁等,我几乎都吃过。

吃过药后,短时间里能让我忘掉毒品,但药力一过,毒瘾又不可抑制地上来了。那段时间,我整天就在这种痛苦的煎熬中挣扎。

那种万念俱灰、痛不欲生的感觉,一辈子都不会忘记。最终,这种办法宣告失败。一年后,我又经历了一次为期3个月的强制性戒毒。

1999年4月27日,已经有6年吸毒史的我被公安人员抓住,送到戒毒所强制戒毒。当时的我对戒毒已没有了信心,生活茫然,对被抓和被送强戒,心里竟然有一种莫名的幸运感,没有反抗也没有抱怨。

在1999年4月27日到7月27日3个月的时间里,由于没有毒品来源,大负荷的体力运动让我暂时忘却了毒品,身体也慢慢地好了起来。

我以为我的毒瘾已经戒掉了。7月27日从戒毒所出来的那天,正是我的生日,朋友们坐在一起为我庆祝“脱离苦海”。

酒过三巡,他们拿出白粉,免费“招待”大家。刚开始,他们拉了几次我都没有吸。但是后来酒精的作用还是让我没有经住劝,我颤抖的手又一次接过了毒友们递过来的白粉。

不久,我与毒友们又混在了一起。我的第二次戒毒也遭流产。此后的两年多时间里,我又先后去过许多医疗机构开办的自愿戒毒所。

由于自戒所里毒友们之间的互相影响,再加上在自戒所里搞到毒品也不是一件难事,我每次自戒从来没有超过8天。

戒毒再一次以失败而告终。由于无法戒掉毒瘾,我不敢出门,不敢见熟人,心里极度自卑,自暴自弃,过着一种地狱般暗无天日的生活。

此时,戒掉毒瘾,渴望过普通人的正常生活,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,成了我最大的人生追求。走出毒品泥潭我的戒毒转机出现在2001年7月。

一天,当我吸完白粉昏睡的时候,被家里人骗到了湖北省孝感市康复医院“TC之家”戒毒社区。这是一个引进美国戴托普(daytop)康复治疗模式的戒毒社区,其核心内容是通过家庭式管理,再辅以心理治疗手段,让戒毒者成为社区的“家庭成员”,为经过脱毒、康复治疗的戒毒者树立重返社会的自信心。

此时,我已经不相信任何戒毒所,但是妈妈的眼泪还是让我的心软了下来,我答应妈妈好好戒毒。在戒毒所里,开始我一度很消极,不愿意跟任何人说话,只是被动地接受治疗。

7月27日,“TC之家”组织社区的家庭成员为我举办了一个生日晚会。当这些昔日的毒友、医护人员和所长举着蜡烛,祝我生日快乐的时候,我的眼睛湿润了。

我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人与人之间的关心和尊重,不禁泪流满面。这是一个我永生难忘的生日!从此以后,我开始对这个戒毒所产生了好感,试着改变自己,把自己当作这个家庭中的一员。

于是人慢慢变得开朗了许多,有了一点自信心,重新燃起了希望。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,2002年2月,为了让我“重返”社会,社区的李所长每天给我10元钱,让我出去推销自己,试着在社会上找一份工作。

这时,我已经半年多没有沾过毒品,并坚持不与以前的毒友联系,已经度过了最困难的脱毒和康复期。在一个月的时间里,为了找到一份洗车工的工作,我跑遍了孝感的大街小巷,几乎去了所有的洗车厂。

虽然遇到不少挫折,但李所长说,这是一个戒毒者重返社会前的一次必不可少的学习体验过程。于是我坚持了下来,并且在社区的帮助下,后来自己开了一个洗车厂。

在此期间,我不仅重拾了生活的信心和自尊,而且学会了画画,举办了个人画展,从前没有发现的潜能也得到了发挥。

做了半年的洗车工后,我重新回到社区,成为一名为社区戒毒服务的工作人员。2003年底,由于工作出色,社区派我到黄冈市发展新社区。

现在,我接受汉口一个自愿戒毒所的邀请,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,在这个所从事康复模式的戒毒推广工作。到今天为止,我已经近3年没有沾过毒品,今后也决不会再碰它。

10年里,毒品让我失去了很多,戒毒又让我重新认识了自己,认识了人生。现在,我已经越来越喜欢上了戒毒推广这项工作,它能让我来帮助更多曾像我一样误入歧途的兄弟姐妹们,走出毒品的泥潭,回到社会的怀抱。